首页 > 首页栏目 > 教育时评

熊丙奇:北京高考改革如何体现“后发优势”

原标题:北京高考改革如何体现“后发优势”

  只有在推进考试科目改革的同时,推进录取制度改革,才能发挥科目改革的价值。北京完全可结合本地实际,在招考分离、自主招生改革中迈出更大步伐。

  据报道,北京市高考改革实施方案已获教育部审定。市考试院相关负责人透露,按照实施方案要求,2017年启动高考综合改革。从秋季入学的普通高中起始年级开始实施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实行合格性考试和等级性考试;将取消本科三批,与本科二批合并;英语听力考试要从笔试中分离,一年两次实行机考等等。

  从已知的信息看,北京的高考改革方案,是对2014年国家颁布的高考改革实施意见的具体落实,与上海、浙江已推行的高考改革方案大同小异。比如,实施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取消高考录取批次,北京取消三本,与二本融合,上海从今年起就取消二本批次,在高考录取中本科只有一个批次,浙江则从明年开始融合一本和二本。这样看来,如何借鉴上海、浙江的改革经验,体现北京的“后发优势”,特别关键。

  跟踪上海和浙江的高考改革,都存在一个共同问题:改革的设想,在落实时打了很大折扣。本来,高考科目6选3或7选3,扩大学生科目选择权,要求中学推行选课走班制。但现实中,由于一些中学未做好准备,缺乏师资和课程建设,缺少对学生的生涯规划教育,学生选科存在较严重的功利导向,选课走班走着走着就走不动了,这要求北京在启动高考改革时,要未雨绸缪,做好充分准备。

  另外,把高中学业水平测试纳入高考,实行外语科目一年两次考,都被寄予“打破一考定终身”、减轻学业负担的厚望,但是,已经实行的浙江高中学业水平测试,却有变为“小高考”的趋势,学生压力不减反增。这也需要北京在推进高考改革时有所应对。总体看来,由于只有考试科目改革、考试时间和次数调整,而没有深入推进考试招生相对分离,高考录取还是按学生总分高低排序进行,因此,原有的“教招考一体化”应试教育格局很难被撼动。只有在推进考试科目改革的同时,推进录取制度改革,才能发挥科目改革的价值。

  这方面,上海高考改革中的春考改革值得关注。北京也曾推出春考,但后来被叫停。

  上海从去年起对坚持15年惨淡经营的春考,进行了全新改革,具体包括允许所有本市本科院校参加录取、所有应届高中毕业生都可报名、全市统一考试与高校自主测试结合、考生可自由申请两所大学,同时拿到两所大学预录取通知书再选一所……由此吸引了全市一半高考学生报名参加春考,为推进招考分离探索出一条新路。而招考分离,是我国教育规划纲要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确定的重要的高考改革原则,是打破一考定终身、扩大学生选择权的核心。北京的自主招生改革走在全国前列,完全可结合本地实际,在招考分离、自主招生改革中迈出更大步伐。

  本报特约评论员熊丙奇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聊城财经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