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栏目 > 教育时评

聊城一名学生家长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我的小苹果,红了》

  ——写给上小学的儿子

  文/张丽娜

  踩着细碎的阳光,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在众多个或大或小重重叠叠的身影里挥手,再见;转身,离开……却又鬼使神差悄悄挪到窗下,踮起脚尖。

  担心你会不会晚;担心你是否已经学会了请让座;不知道你能否穿过狭窄的过道,不会碰伤,不会进退两难;不知道你该怎样安放沉重的书包……这样想着,直到窗口只剩下了一个圆圆的低低的小脑袋。

  余光里看过去,发现还有和我一样的身影也在踮着脚尖,伸长的脖子想把窗口望穿。我们互相点头示意,然后羞赧地离开。不禁哑然失笑,不知不觉今天已是儿子上小学的第五天。阳光很明媚得耀眼,天那么蓝。心情里有无数的小激动小雀跃竟是为了哪般。就连地上一处不知被谁误洒的水迹也如心形一般弥散开来,怎么看怎么觉得温暖。

  我知道这一切都和你有关。儿子,你上小学了,已有一周的时间。我听着看着思考着记录着。我张大了眼,用我的心发现着捕捉着每一个我能看见的瞬间。每一个被我刹那间采下的瞬间又霎时在记忆的长河里,铺天盖地而来。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便如奔腾的水,慢不下来。

  不知是不是上了小学的缘故,以前我觉得做不到的好多事似乎都迎刃而解,让我有了新的发现。

  老实说,以前我从没有一本正经教过你任何字。在日益强调阅读的今天,你却用稚嫩的语音断断续续地读出了那些故事。每每这时,我都惊讶地好想抱抱你,对你说:“居然,居然,你认得!”

  老实说,你不是一个很上进的小孩,有点酷,有点懒,晚睡晚起。耍点小赖。可是现在,晚上你会告诉我“妈妈,要早睡了,否则起不来。早上你醒了,虽然还要索求5分钟的小懒,但不再无休无止地拖时间。

  中午的午休在最初的几天曾经是我的老大难。睡不着和醒不了让我不胜其烦,让我们不止一次的争战。可是现在,你揉揉眼,很不情愿却自觉地穿好衣服随我向教室走来。

  老实说,你习惯了把作业写得不那么工整,不那么规范。涂涂擦擦,黑乎乎一团。可是现在,你握着小铅笔,一笔一划地写着。你有时会说“写不好,我就不吃饭。”田字格、拼音格里有你努力的改变。

  还有,不再较真儿穿哪件衣服,不再挑食大口吃饭。还有,把阅读慢慢当成习惯,和你一起读绘本编故事,愈加生动精彩。就连前天我带你去玩了绳网挑战。记得上一次你还迈不动腿,哭着不敢向前。可是这一次,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第一关,第二关,通关!你克服了重重障碍爬上了三层楼的高度,看得我都腿软。莫非这也是上了小学的缘故?魔力无限。

  我常听你说学校里开心的故事和新鲜事。你说“老师表扬了你们班,说你们比上一届的7班好多了,四天了班级的墙壁还是白白的,没有手印和脚印。”说的时候你充满了自豪感。你说“老师说37年日本侵华,45年投降。你算了算义愤填膺地告诉我“太生气了,日本人欺负了我们8年。”你说“老师说古时候有一个人很穷,吃韭菜沾盐,该珍惜今天的生活。”你说“音乐课上,老师让你做了猪猪侠队的队长,好开心啊”见到外教,你兴奋极了,“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看外国人好紧张,以前外国和中国的关系不好,她来侵略我们怎么办?”后来,你觉得外国老师也不那么可怕,好可爱,长得高,长得白。自言自语说终于明白我们的学校为什么叫外国语小学了。因为有外国人教的学校就叫外国语学校。”每天你还会告诉我一些新朋友的名字:李若瑜、肖宝潼、周佳琪、蔡昀扬、陈一铭、郭浩宇、苗嘉禾、康子宁、孙庆丰、张育宁。好多好多。我听着听着觉得好有趣,满满的爱。

  儿子,我知道你在努力,你在改变。一点一点,我看得出来,那天,你对我说:“妈妈,我还有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给我点时间,我慢慢改。”听了以后,我泪流满面。回头看看,之前我说的每一句,你都在悄悄实现。我给你一份信任,你还给我惊喜无限。

  这两天,我常常想。小学是什么?我试着说说答案:

  小学是开辟鸿蒙,学之伊始。一切开始变得有序、规范。

  是今天比昨天更勇敢,更强健。

  是今天比昨天更自信,更努力,更完善。

  是今天比昨天更懂事,更独立,离开怀抱,分享爱。

  小学是每天上学的时候都高高兴兴的,对很多事情充满了好奇,意趣盎然。

  想明白了这些,我便想对你说,也对我自己说:

  孩子慢慢来,就像你第一声啼哭,第一次牙语,第一次跌跌撞撞地走路,第一次离开我的怀抱去上幼稚园。

  孩子慢慢来,这个善跑,那个善跳。唱歌画画,读书识字。各有各的长处,都是与众不同的小孩。

  孩子慢慢来,你有你的节奏,你有你的轨迹,你有你的sytle,你或许不是最好的,但我坚信你的身上总有那么多闪光点。

  这个世界赋予了我们每个人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家庭背景,不同的人生条件,好让我们每个人努力地活出人生不一样的精彩。

  孩子慢慢来,我们有时候在拼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却没有人郑重地教过我们人生何止百米赛。

  孩子慢慢来,我不要求你成为哪一个,或者复制今天的我,你才是自己人生的主角,他人不能替代。

  孩子慢慢来,不急不躁、不缓不苛,在明媚的阳光里学会追求,学会对生活的爱。

  孩子慢慢来,成长的路上有老师和家长的陪伴。

  孩子慢慢来,相信——你的世界会充满精彩。

  孩子慢慢来,你是我的小苹果,红红的,好可爱!

  孩子慢慢来,我要学会放手,有些事可以慢,但须得你自己来。这让我想起龙应台在《目送》中的句段。她说:“南美洲有一种树名叫雨树。树冠巨大圆满如罩钟,可是它在阴天或夜间时肥厚的叶子会合拢。雨直直自叶隙落下,所以叶冠虽巨大且密,树底的小草却能葱绿茵茵然。”爱一如这树冠,给予和放手都是一种爱。她还说:“所谓母子母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她)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她)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一端,而他(她)会从稚嫩走向高大,渐渐消失在小路的转弯……

  孩子又快到教室了。挥手,再见;转身,离开……

  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夜写于你上小学的第五天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聊城财经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