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手机说不 学校仍面临发现难、保管难、杜绝难

来源:半月谈发布时间:2021-04-03 08:33:08

  对手机说不,学校有三难

  2月1日,教育部印发通知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并提出“有限带入校园、禁止带入课堂”的手机禁令。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家长、老师对该禁令普遍点赞,但在具体落实上,仍面临手机发现难、保管难、杜绝难等难题。

  1

  禁令落地

  《关于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中小学生原则上不得将个人手机带入校园。确有需求的,须经家长同意、书面提出申请,进校后应将手机由学校统一保管,禁止带入课堂。

  手机禁令发布后,教育工作者近乎一边倒支持:“想毁掉一个孩子,就从上课带手机开始”“一些学生打着通讯、学习的旗号,用手机做的都是与学习无关的事”……

  开学后,一些学校也发布了相关通知。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新发布的《禁止学生携带手机进校园通知》明确:“学校教师发现学生在学校使用手机,有权将学生手机收交至班主任,并及时联系家长。”

  该校学生处主任彭清波表示,学校将在校园指定地方,统一安装固定电话提供通讯服务,给每个班级配备两台iPad平板电脑,用于教学活动。

  湖南省新化县一中政教主任康明德告诉半月谈记者,学校规定,学生入校后所有手机统一交给班主任保管,周末放学时将手机还给学生。为方便联系,学校为每个班级保留了一个“班机”、每个寝室保留一台“寝室机”,以防发生突发事件要紧急联系老师、家长。

  “手机是学生自己的财产,学校无权没收,因此引发一些纠纷和矛盾。教育部这个举措出来之后,让学校执行有了‘利剑’。”康明德说。

  2

  “三难”困扰

  采访发现,手机禁令出台前,各地学校也都出台过类似校规,但在实施中,都遇到了学生私藏手机发现难、手机上交保管难、学习生活完全脱离手机难等问题。

  “有些学生为了上课玩手机,会带两部,上交一部,私下藏一部。”长春市第三十中学校长张晶说。“对于私藏手机的学生,教师也没有权力搜身,在操作中确实很难发现。”安徽省定远县公安局蒋集派出所民警王洪超说。

  手机上交后的保管工作也加大了班主任的工作量,提高了班级管理成本。“我们学校就发生过,老师收了学生的20多台手机统一管理,结果被盗了。这笔损失该由谁赔偿、手机应该如何保管,需要有更好的举措。”长沙市一位教师说。

  采访中,一些学生承认平时爱玩手机,但也会通过手机查找学习资料和完成作业;部分无法接送孩子放学的家长也担心,一旦不让带手机,孩子放学后自行回家途中,遇到困难或危险无法联系家长;一些教师也表示,在线教学无法脱离手机。

  3

  尚需探路

  法国等多个国家都已经立法明令禁止手机进入校园或课堂,有的国家规定必须在家长和学校引导下中小学生才能使用手机,而芬兰是禁止向初三以下的学生销售手机。可见,管控中小学生使用手机已成“世界共识”,但如何落实仍需进一步研究解决。

  长沙市周南梅溪湖中学校长叶双秋表示,禁止手机入校,要从宣传引导、制度设计、保障措施、惩戒手段等方面配合施策。他建议将电话手表也纳入管理范畴。

  “现在的学生是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一味要求他们与网络绝缘并不合理也不科学,所以在禁止手机进校园的同时,也应考虑他们对于网络的正当需求。”湖南师范大学教授丁加勇说,手机主要具备通讯和上网两个功能,学校可在这两方面采取一些弥补性举措。

  吉林大学附属中学初中部教师武海娟认为,家长要引导学生正确、有度、自律使用手机,从源头控制手机带入校园。(李双溪 谢樱 白丽萍 周畅)

首页 > 首页栏目 > 国内教育

对手机说不 学校仍面临发现难、保管难、杜绝难

  对手机说不,学校有三难

  2月1日,教育部印发通知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并提出“有限带入校园、禁止带入课堂”的手机禁令。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家长、老师对该禁令普遍点赞,但在具体落实上,仍面临手机发现难、保管难、杜绝难等难题。

  1

  禁令落地

  《关于加强中小学生手机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中小学生原则上不得将个人手机带入校园。确有需求的,须经家长同意、书面提出申请,进校后应将手机由学校统一保管,禁止带入课堂。

  手机禁令发布后,教育工作者近乎一边倒支持:“想毁掉一个孩子,就从上课带手机开始”“一些学生打着通讯、学习的旗号,用手机做的都是与学习无关的事”……

  开学后,一些学校也发布了相关通知。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新发布的《禁止学生携带手机进校园通知》明确:“学校教师发现学生在学校使用手机,有权将学生手机收交至班主任,并及时联系家长。”

  该校学生处主任彭清波表示,学校将在校园指定地方,统一安装固定电话提供通讯服务,给每个班级配备两台iPad平板电脑,用于教学活动。

  湖南省新化县一中政教主任康明德告诉半月谈记者,学校规定,学生入校后所有手机统一交给班主任保管,周末放学时将手机还给学生。为方便联系,学校为每个班级保留了一个“班机”、每个寝室保留一台“寝室机”,以防发生突发事件要紧急联系老师、家长。

  “手机是学生自己的财产,学校无权没收,因此引发一些纠纷和矛盾。教育部这个举措出来之后,让学校执行有了‘利剑’。”康明德说。

  2

  “三难”困扰

  采访发现,手机禁令出台前,各地学校也都出台过类似校规,但在实施中,都遇到了学生私藏手机发现难、手机上交保管难、学习生活完全脱离手机难等问题。

  “有些学生为了上课玩手机,会带两部,上交一部,私下藏一部。”长春市第三十中学校长张晶说。“对于私藏手机的学生,教师也没有权力搜身,在操作中确实很难发现。”安徽省定远县公安局蒋集派出所民警王洪超说。

  手机上交后的保管工作也加大了班主任的工作量,提高了班级管理成本。“我们学校就发生过,老师收了学生的20多台手机统一管理,结果被盗了。这笔损失该由谁赔偿、手机应该如何保管,需要有更好的举措。”长沙市一位教师说。

  采访中,一些学生承认平时爱玩手机,但也会通过手机查找学习资料和完成作业;部分无法接送孩子放学的家长也担心,一旦不让带手机,孩子放学后自行回家途中,遇到困难或危险无法联系家长;一些教师也表示,在线教学无法脱离手机。

  3

  尚需探路

  法国等多个国家都已经立法明令禁止手机进入校园或课堂,有的国家规定必须在家长和学校引导下中小学生才能使用手机,而芬兰是禁止向初三以下的学生销售手机。可见,管控中小学生使用手机已成“世界共识”,但如何落实仍需进一步研究解决。

  长沙市周南梅溪湖中学校长叶双秋表示,禁止手机入校,要从宣传引导、制度设计、保障措施、惩戒手段等方面配合施策。他建议将电话手表也纳入管理范畴。

  “现在的学生是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一味要求他们与网络绝缘并不合理也不科学,所以在禁止手机进校园的同时,也应考虑他们对于网络的正当需求。”湖南师范大学教授丁加勇说,手机主要具备通讯和上网两个功能,学校可在这两方面采取一些弥补性举措。

  吉林大学附属中学初中部教师武海娟认为,家长要引导学生正确、有度、自律使用手机,从源头控制手机带入校园。(李双溪 谢樱 白丽萍 周畅)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责任编辑:郝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