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栏目 > 国内教育

多地加大政策供给 “激活”乡村教师工作状态

  “鹊桥工程”,让他们沉下心来教书

  “阳光人事”,让他们合理有序流动

  多地加大政策供给破解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痛点难点,“激活”乡村教师工作状态

  夫妻双方均为特岗教师且两地分居,经过申请可以调入同一学校任教;通过“阳光人事”计划,城乡优秀教师实现有序流动,激励青年教师成长;在乡村学校从教30年申报正高级、20年申报副高级、10年申报中级,不受岗位结构比例限制……

  近年来,多地通过加大对乡村教师的政策供给,着力破解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痛点和难点,有效“激活”了乡村教师的工作状态。

  日前,教育部、中央组织部、中央编办、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聚焦短板弱项,希望通过工资待遇的提升,提高社会地位,畅通职业发展通道,加强教师培训等措施,为乡村教师创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也为乡村教师创造一个更好的育人环境。

  “鹊桥工程”让特岗教师安心任教

  何芳芳和爱人王顺祥是大学同学,2013年一起通过贵州省威宁县特岗教师招考,但被安排到了不同乡镇的村小工作。

  为了结束异地状态,夫妻俩向威宁县教育局提出申请,希望能调到同一个小学工作。

  “去申请时挺忐忑的,不知道能否通过,毕竟农村普遍缺教师。没想到教育局特别理解我们,很快把我爱人调到我所在的小学。”说起这段往事,何芳芳至今感慨。

  2013年9月开学后,何芳芳担任新发乡阿嘎村响水小学四年级班主任,“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全班只有几个人及格,好一些的也只有六七十分。”

  教书育人没有捷径,何芳芳选择脚踏实地上好每一堂课。2016年,何芳芳带了3年的孩子们毕业了。小升初的英语考试,全班50多名孩子,平均分85,名列全乡第一。

  “能沉下心来教书,特别感谢教育局把我和爱人调到同一所学校。”何芳芳说,如果没有这样的调整,也许自己不会如此安心地坚守在农村。

  由于表现突出,2016年9月,何芳芳和王顺祥,同时转调到新发乡中心小学任教。

  教育扶贫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措施。为了提升农村义务教育水平,贵州省率先将威宁县纳入“特岗计划”实施范畴,借助特岗教师计划,努力补齐农村“缺教师”的短板。

  威宁县专门出台了《威宁自治县特岗教师管理办法》,规定夫妻双方均为特岗教师且两地分居的,按规定的原则和办法,可以调整到一个学校、一个乡镇或相邻乡镇学校任教。

  赵家国也是这项教育版“鹊桥工程”的受益者。从2013年开始,赵家国一直在威宁县新发乡民族教学点工作,而自己的爱人则在100多公里外的威宁县盐仓镇么站小学工作。

  “我俩2014年结婚,2015年有了小孩。爱人既要带孩子,又要上课,特别辛苦。”赵家国说,有时孩子生病了,自己没法在身边照顾,内心特别矛盾。

  2017年6月,赵家国向教育部门申请,希望自己和爱人能调到一起工作。教育部门根据相关规定,批复他的申请。同年8月,赵家国调到了盐仓镇么站小学工作,结束了多年与爱人异地的生活。

  “两人在一起,既能把孩子照顾好,又能把工作干好,心里特别踏实,工作积极性也更高。”赵家国说。

  职称评聘倾斜,培养乡村教育家

  扶贫先扶志,扶贫先启智。走向小康生活的路上,乡村教师队伍是“志”“智”的关键载体。正是有这样一批扎根乡野的“燃灯者”,更多人得以改变自身命运的轨迹。

  记者了解到,乡村教师队伍根基不稳、人才流失的现象,同样令人心焦。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月薪1000元的差距,足以令培养多年的骨干教师心旌动摇;一些乡村教师一心谋求调动,“三年调城郊、五年进城里”。

  为了让乡村教师“留得下、有盼头”,山东省近年来加大了对乡村教师队伍的职称倾斜。

  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戴龙成说,为了打通乡村教师的发展通道,教师在乡村学校从教30年申报正高级、20年申报副高级、10年申报中级,不受岗位结构比例限制。

  让乡村教师安心从教,除了在职称上有盼头,也要给予生活上的照顾。在已建成3万套乡村教师周转宿舍的基础上,山东计划今年再新建1万套,3年再建设3万套乡村教师周转宿舍。

  戴龙成表示,教师享受乡镇工作补贴全面落实,乡村教师比城区教师人均月增资约400元;实施艰苦偏远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微山县、长岛县湖区岛区乡村教师每人每月再增发600元,山区艰苦偏远乡村教师补助由各地根据实际确定……

  “没想到我能成为第一批晋升正高级职称的乡村教师。”济南长清区双泉初级中学生物老师尹逊强,1987年大学毕业后,在农村地区已任教33年。他说,2004年自己就已晋升副高级职称,“这样的职称等级,在当时就已经到头了”。现在政策红利,让他也能拥有“教授”级别的职称,既是对过去坚守三尺讲台的勉励,更是对今后发挥资深教师作用的鞭策。

  尹逊强现在的月工资已经达到1.1万元。“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和惠师政策的落实,相信会有更多的年轻人选择到乡村学校任教。”尹逊强说。

  “阳光人事”,促乡村教师合理流动

  通榆县位于吉林省西部,大兴安岭南麓集中连片贫困地区,曾是国家级扶贫工作重点县。

  和众多经济欠发达县一样,如何留住乡村教师,促进城乡教育均衡,成了当地教育部门头痛的事情。而通过实施“阳光人事”计划,这个县有效破解了这一难题。

  据吉林省教育厅教师工作处处长许治介绍,所谓“阳光人事”,就是通过公开岗位、阳光选岗、定性打分等形式,促进城乡优秀教师有序流动,激励青年教师成长。

  郝丽超是2009年通榆县首批特岗教师,毕业于长春光华学院,当时被分配在通榆县向海蒙古族乡向海学校工作。孩子出生后,为了照顾家庭,郝丽超回县城工作的心情越来越迫切。

  2013年,她得知县里有相关政策,服务期满后,符合县里岗位需要和条件的老师可以报名。

  “有人劝我,进城要找人花钱。我也不认识谁,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名。”郝丽超回忆。

  她把个人材料提交上去之后,根据当年的考核排名,她名列第一,符合县里调动的政策,于是就被调到通榆县实验小学任语文教师。

  “阳光人事”让乡村教师能够“阳光进城”。在通榆县,工作满五年以上的乡村教师,都可以进行调动。值得一提的是,政策放宽了,教师流动却并没有“井喷”。

  事实上,随着城乡差距逐渐缩小,相当一批乡村教师选择“留守”。

  通榆县苏公坨学校教师华扬,2009年毕业于白城师范学院。刚到学校报到时,发现苏公坨学校还是一片砖平房,校舍破旧。学校距离县城有20多公里,每天通勤不现实,只能租住周围的民房,非常不便。

  华扬也打过退堂鼓,心想考上大学就是不想去农村,结果还是回到了农村。

  但作为当地首批特岗教师,也是当时全校第一个大学生教师,校长极力挽留她。于是她给自己设了期限,服务期满就回县城工作。

  2010年,苏公坨学校校舍重建,拆掉了砖平房,初中和小学合并为九年一贯制学校,并合建了教学楼。

  学校还为学生和教师建起了宿舍楼和食堂。华扬有了单独的教师宿舍,每天吃学校食堂,生活上方便了许多,也更加安心地教学。

  这一年,她当上了班主任,主教数学。苏公坨小学五年级学生吕佳磊记得,第一次听华扬的数学课,“新奇好玩,上课就和做游戏似的,原来数学课还这么有趣。”

  2012年,第一次接手五年级的数学,华扬吃惊地发现,全班数学的平均成绩只有60分。一提到数学,学生都喊头疼。

  她利用课余时间免费为学生讲授数学,使用大学最新的数学教法,带着学生“玩”起了数学。“当孩子们搞不清楚,一平方米有多大时,我就让孩子们站到一块一平方米的地砖里,感受面积。”华扬说,这让枯燥的课堂变得活跃起来。半年下来,全班数学平均成绩提高到90分以上。

  随着乡村教育的不断投入,2015年,农村学校也有了电子白板。华扬年轻,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她在学校最早使用电子白板,并教其他教师使用。后来,电子白板已经实现班班通,农村学校的硬件并不比县城差。

  2018年,华扬入选教育部教师工作司主办的乡村优秀青年教师培养奖励计划。带着满满的基层教育实践经验,华扬走出村小,到白城市和长春市培训交流。

  “我从中学习到了最新的教学方法和班级管理理念。”华扬说,希望能有更多的培训计划,去开阔视野和克服职业倦怠。

  工作11年后,她已经不想回到县城。既是因为农村学校硬件的改善,也是由于教育的初心。

  “这里的孩子更需要我,更能实现我的人生价值。”华扬笃定地说。(记者骆飞、萧海川、李双溪)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聊城教育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