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无定所衣食无依流浪如浮萍 流浪儿盼寻回亲人

http://www.lcxw.cn 2013-10-22 08:43:14 来源: 微评

  现年24岁的林水灵有着不一样的童年,3岁时他在广州被拐至福建,为寻找父母,他现在每天都在珠村附近游荡,一边捡破烂,

居无定所衣食无依流浪如浮萍 流浪儿盼寻回亲人


  现年24岁的林水灵有着不一样的童年,3岁时他在广州被拐至福建,为寻找父母,他现在每天都在珠村附近游荡,一边捡破烂,一边寻找亲人。

 

 

居无定所衣食无依流浪如浮萍 流浪儿盼寻回亲人

林水灵。


  小时被卖到福建的林水灵到广州珠村找亲生父母 流浪8年至今无结果

 

  居无定所,衣食无依,流浪如浮萍般的生活,正是林水灵8年来的写照。他,3岁被拐卖到福建,15岁时离家出走,然后到广州珠村寻找亲生父母。谈及往事,他久蓄心中情感的阀门打开,一字一句说出自己24年的经历……

  在天河区珠村附近,广园快线的一处高架桥下,一个瘦弱的身躯蜷缩在被窝里,抬着头对夜空发呆—这就是流浪8年的林水灵。

  他说,自己常常就这样躺在这里,没什么事干,一直就呆望天空。

  两次逃跑 都被抓回

  3岁前与亲生父母生活的经历,林水灵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他3岁即被拐卖到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龙门镇龙门村,养父叫林炳丁,在安溪县溪平镇一家砖厂打工。

  “他回家的时候就带我一起回去,其他时间就带我住在砖厂。”林水灵说,自己10岁时被养父送到泉州市一家砖厂做搬砖工,跟着养父在砖厂搬砖,这苦力一做就是14年。

  不耐搬砖工的艰苦,他曾逃跑两次,但都被抓了回去。每当跟养父提出不想做下去时,都被拳脚相待,“养父曾把我绑在树上打,其他人都看不下去,走开了。”

  原标题:居无定所衣食无依流浪如浮萍 流浪儿盼寻回亲人

  养父从珠村买下他

  水灵在养父家中最小,上面有两个姐姐。小时候姐弟三人还一同读书认字。都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宝,但为何父亲总是偏爱两个姐姐,只供两人读书,对自己却拳脚相加?这个疑惑,一直萦绕在林水灵脑海,无法解开。

  15岁时,从砖厂其他工人的口中,林水灵得知自己并非林炳丁的亲生儿子,而是其花了约5000元买来的。此时的他五雷轰顶,立即向养父询问亲生父母的情况。但林炳丁直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唯一确定的,就是他从广州珠村买下林水灵。

  15岁踏上寻亲路

  朝夕相处12年后,养父丢下一句“不要你了”,狠狠切断了彼此的关系,于是他决定踏上漫漫的寻亲之路。

  在工友的帮助下,林水灵前往厦门打工。在厦门,他被好心的渔民收留,以帮人捡鱼为生,一个月有四五百元的收入。半年后,养父的弟弟找到林水灵,要求带他回家,并保证他以后不会再挨打。然而,事情并不如他想象那样简单。

  警察建议他来广州寻亲

  林水灵说,跟叔叔回家后,养父依然对他一如往日,拳脚相加。无奈之下,林水灵再次出走,回到厦门,继续以捡鱼为生。这一次,他足足在厦门待了五六年。

  “老板说我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应该回家看看,或去广州找找亲生父母。”林水灵听从老板的意见,回到福建安溪。

  由于担心养父不再收留他,林水灵找到安溪县派出所,派出所请来林炳丁了解情况。林炳丁明确表示,林水灵是他于1991年左右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只知道他是广州珠村人,其他情况并不清楚。林炳丁说不会再收留林水灵。

  多次斡旋无果后,派出所建议林水灵到广州寻找亲生父母,并帮其买了车票。由于林水灵没有身份证和户口本,派出所还给他开具了相关证明。但是该证明后来丢失了,“证明主要是用来乘车。”

  养父未给他上户口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到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龙门镇龙门村相关工作人员。村委会村委林友德说,林水灵所说属实,“养父至今未给林水灵上户口”。对于记者想要联系林炳丁的想法,林友德则表示,“林炳丁家没有电话,不方便联系。”

  围着珠村转

  始终无结果

  他询问身世 街坊只是摇头

  林水灵2005年来到广州后,一直在火车站附近拾废品维持生计。几年来,他一有时间就前往天河区珠村找寻亲人,但始终没有结果。“问人也没人理我。”

  原标题:居无定所衣食无依流浪如浮萍 流浪儿盼寻回亲人

  拾荒被车撞了

  生活拮据,寻亲无果,去年6月,林水灵在火车站认识一群朋友,并与其前往深圳,希望情况能有所改变。但到深圳不久,一天晚上9时,林水灵在深圳福田区岗厦拾破烂时被车撞倒,右手骨折,被当地交警部门送往医院。

  其间,交警也多次探望,但对林水灵寻亲的问题都表示无能为力。

  身世无人知晓

  出院后,林水灵回到广州,继续寻亲。他每天晚上睡在萝岗附近广园快线旁的天桥底下,依然以拾破烂为生,每天能挣到十几块钱。

  靠拾破烂维持生计,林水灵回到广州后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得知自己3岁时是在珠村被买走的,他便固定在珠村周围活动,晚上睡在广园快线旁的高架桥下。但当他在村里四处询问自己的身世时,街坊们只是摇头。

责任编辑:刘飞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英大臣炮轰高校:学费涨了教学少了科研忙了赚钱多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打印】【 】【关闭

聊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
  • 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 截止今日,聊城新闻网没有书面授权任何网站转载使用本网作品。
  • 近期发现聊城若干网站擅自盗用聊城新闻网发布的新闻报道、照片、视频等。为此,特郑重声明:凡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的网站,务必于三日内将本网作品撤除,并保证以后不再转载,否则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聊城新闻网电话:0635-2921007

|